句子成分口诀有以下这些:

句子成分划分口诀

句子成分歌决:基本成分主谓宾,连带成分定状补。定语必居主宾前,谓前为状谓后补。六者关系难分辨,心中有数析正误。谁或什么可称主,做是怎样才充谓;宾语要由动支配,谓语陈说什么谁。前置状语目(的)时(间)地(点),意义不变能复位。补语从后说前谓,定语才和后宾配。介宾短语多状补,不能充当宾主谓。的定地状与得补,语言标志定是非。句子成分划分口诀:句子成分要划对,纵观全局找主谓。主前定状谓后补,谓前只有状地位。“的”定“地”状“得”后补,宾语只受谓支配。

句子成分顺口溜:主谓宾,定状补,主干枝叶分清楚。主干成分主谓宾,枝叶成分定状补。定语必居主宾前,谓前为状谓后补。状语有时位主前,逗号分开心有数。基本成分主谓宾,连带成分定状补。六者关系难分辨,心中有数析正误。什么谁称主,做是怎样才充谓,宾语动支配,回答谓语什么谁。前置状语目(的)时(间)地(点),意义不变能复位。补语从后说前谓,定语才和后宾配。介宾短语多状补,不能充当宾主谓。的定地状与得补,语言标志定是非。

主干成分主谓宾顺口溜

英语的主谓宾口诀:

主谓宾、定状补,主干枝叶分清楚。定语必居主宾前,谓前为状谓后补。

状语有时位主前,逗号分开心有数。基本成分主谓宾,连带成分定状补。

定语必居主宾前,谓前为状谓后补。六者关系难分辨,心中有数析正误。

什么谁称主,做是怎样才充谓;宾语动支配,回答谓语什么谁。

前置状语目时地,意义不变能复位。补语从后说前谓,定语才和后宾配。

介宾短语多状补,不能充当宾主谓。的定地状与得补,语言标志定是非。主谓宾:

1、主语:是句子的主人,就是这个句子要说的那个主体对象。比如说“我是学生”这个句子里面“我”就是这个句子要说的主要目标,也就是主语。

2、谓语:是主语的动作,或者对主语的状态阐述的词,很多语法书强调了它的位置和担当词,强调它是动词,连接主语和宾语。

3、宾语:是指一个动作(动词)的接受者。宾语分为直接宾语和间接宾语两大类,其中直接宾语指动作的直接对象,间接宾语说明动作的非直接,但受动作影响的对象。

文言文句子成分划分

古代汉语的语法成分与现代汉语的语法成分差不多,同样包括有主语、状语、谓语、宾语和补语等五个方面,只是在排序上存在一些差异。比如:古代汉语的语法成分排序是:主语、状语、谓语、宾语和补语。

在古汉语中,由于介宾短语是最常见的一种语法成分,并经常充当状语或补语,所以在加有介宾短语的文言文中,语法的成分构成与现代汉语的语法排序就存在着很大的差异。而且有些排序是现代汉语的语法排序不存在的。

一、 文言文中,介宾短语的基本词序与位置大体示意

这里简单地介绍一下,文言文叙事句中的语法成分排序。

主语(施事) 状语(介宾短语:偕从、与事,与物、工具、目的) 谓语(行为) 宾语(受事) 补语(介宾短语:与物、工具、对象、处所)”

例如:

○《左传·宣公十二年》:卫人以燕师伐郑。

(卫国人率领燕国的军队讨伐郑国)

由上可见,施事主语“卫国人”排在最前;以宾短语“以燕师”充当状语排在第二;行为动词“伐”排在第三;名词“郑”充当宾语排在第四。

本例中的介宾短语“以燕师”表示偕从,并充当述语“伐”的偕从状语。这个偕从状语与施事一起参与其后的行为,有较强的活动性,所以排在动词“伐”的前面。国名“郑”是受事,所以排在动词之后。介词“以”表偕从,可译为:率领。

○《吕氏春秋·贵生》:尧以天下让于子州支父。

(尧把天下让给子州支父)

由上可见,施事主语“尧”排在最前;以宾短语“以天下”充当状语排在第二;行为动词“让”排在第三;于宾短语“于子州支父”充当补语排在第四。例句中没有宾语。

本例中介宾短语“以天下”表示与物,并充当述语“让”的与物状语。由于具有较强的活动性,所以用在动词之前。动词后的介宾短语“于子州支父”充当述语的给予对象补语,其中:“子州支父”表示对象。介词“以”表与物,可译为:把;介词“于”表对象,可译为:给。

○《左传·定公十四年》:灵姑浮以戈击阖庐。

(灵姑浮用戈刺阖庐)

本例中的介宾短语“以戈”表示工具,充当述语“击”的工具状语。由于具有较强的活动性,所以用在动词之前,动词后的“阖庐”表示受事。“以”可译为:用。 二、文言文中,状语后置的基本原因

在文言文中,语法成分后置的情况大约有两种,一种是定语后置,一种是状语后置。文言文中,由于定语和中心语所构成的定中短语的位置,通常出现主语和宾语之前,而定语后置只是定中短语中的定语和中心语位置发生了变化,并不影响其他语法成分排序的位置,所以这里就不多说。

而介宾状语后置为介宾补语,则是文言文位置排序的一种常见现象,这也是现代汉语中没得的语法现象。为了让你能更好理解,多举了以下例句!!

受句法、语义、修辞等多种因素的影响,介宾状语和介宾补语的位置时常会有变化。以介词“以”所构成的以宾短语为例,以宾短语最常由状语改变为补语,这种变化常见于以下四种原因造成。

1、述语的结构不复杂,“以”宾短语比较复杂,大多置于动词之后。例如:

○《国语·晋语二》:又重之以寡君之不禄,丧乱并臻。

(加上与敝国国君去世之事重叠发生,丧亡祸乱接踵并至。)

本例中以宾短语“以寡君之不禄”表与物,充当述语“重之”的与物状语,因其复杂而置于谓语之后,改为与物补语。即以宾短语由原来限定谓语“重”变为补充说明谓语“重”。“以”可译为:与。注意:本例中,以宾短语“以寡君之不禄”所表示的与物是事,而非物!!!

○《左传·僖公二十三年》:及宋,宋襄公赠之以马二十乘。

(等(重耳)到达宋国,宋襄公把八十匹马送给他。)

本例中以宾短语“以马二十乘”表与物,充当述语“赠之”的与物状语,因其复杂而置于述语之后,改与与物状语作补语。“以”可译为:把。“及宋”是及宾短语充当全句的主语,表时间。“及”可译为:等。

○《左传·襄公十一年》:郑人赂晋侯以师陟、师触、师蠲。

(郑国人将师悝、师触、师蠲赠给晋悼公)

本例中“以”的宾语是联合短语,原本表示与物,并充当述语“赂晋侯”的与物状语。因其复杂而置于动词后,改与物状语作补语。“以”可译为:把。注意:以宾短语“以师陟、师触、师蠲”所表示的是人,而非物!!!

○《公羊传·隐公元年》:立适以长不以贤。

(立适子凭年长而不凭贤德。)

本例中“以”的宾语是两个以字介宾联合短语,原本为表示某一范围的工具的状语,因其复杂而置于动词之后,改工具状语作补语。“以”可译为:凭。

注意:虽然“与物”和“工具”都用介词“以”,而且“以”的词义差不多,但由上几例可以看出,与物状语和工具状语最大的不同点就在于:“与物”必须是由施事方转移到受事方,而“工具”则不作转移,但对施事的行为有着极大的帮助。

2、述语中用“之”等代词作宾语时,为了使“之”接近指代的对象,“以”宾短语可以后置为补语。例如:○《论语·先进》:千乘之国,摄乎大国之间,加之以师旅,因之以饥馑。

(拥有上千辆兵车的国家,夹持在大国的中间,而大国拿战争威胁施压屈服它,拿灾害饥荒使它相就。)

本例中用在介词“以”前的“之”指代“千乘之国”,为了使他称代词“之”在位置上,接近所指代的对象“千乘之国”,以宾短语“以师旅”和“以饥馑”充当动词“加”和“因”的状语,表工具,后置为补语。“以”可译为:拿。乎宾短语“乎大国之间”表处所,“乎”可译为:在。○《孟子·梁惠王上》:五亩之宅,树之以桑,五十者可以衣帛矣。

(在五亩大的宅园中,把桑树种在宅园,五十岁以上的老人都可以穿上丝绵衣服。)

本例中用在“以”前的“之”指代“五亩之宅”,为了使代词“之”在位置上,接近指代的对象,“以”宾短语充当动词“树”的状语,表与物,后置为补语。以宾短语“以桑”表与物,“以”可译为:把。

注意:主语“五亩之宅”不是“树之以桑”的省略主语。

3、把本该用在动词之前的状语,移到动词之后,这种句式的改变,有突出或强调“以”宾短语的作用。例如:○《国语·楚语上》:屈到嗜芰,有疾,召其宗老而属之,曰“祭我必以芰。”

(屈到喜欢吃菱角,生病时,叫来他的宗老并叮嘱他们,说:“一定要用菱角祭祀我。”)

本例中的屈到喜欢吃菱角,就要求祭祀他的时候一定要用菱角。后来他的儿子不用,并以此展开文章。这里的“芰”是作者加以突出的事物,所以用在动词之后。以宾短语“以芰”表与物,“以”可译为:用。

○《国语·周语下》:且吾闻成公之生也,其母梦神规其臀以墨。

(况且我听说成公出世时,他母亲梦见神人在他的屁股上打上黑记。)

本例中的以宾短语“以墨”本该用在动词“规”之前做状语,后移到动词“规”之后,是为了强调“以墨”的作用,因为这位成公后来就叫“黑臀”。

○《孟子·梁惠王上》:王笑曰:“是诚何心哉?我非爱其财而易之以羊也。”

(齐宣王笑着说:“这究竟是什么样的心态呢?我不是吝惜钱财而用羊去代替牛。”)

本例中的以宾短语“以羊”本该在动词“易”之前做状语,后移到动词“易”之后,是为了强调“以羊”的作用。这里所以说成“易之以羊”,是因为在这句话前,孟子说:“王若隐其无罪而就死地,则牛羊何择焉?”强调牛、羊在这里并没有区别,而梁惠王为了说明自己并非“爱财”,与“牛”对比地强调了一下“羊”,所以也用作补语。

4、在对偶、排比句中,也可以把“以”字介宾放在后面。例如:○《国语·晋语九》:道之以文,行之以顺,勤之以力,致之以死。

(用文德引导他,用道理规范他,用精力效劳他,用生命奉献他)

本例中“以”宾短语是对偶,所以“以”宾短语作补语。以宾短语均表工具,可译为“用”。

○《左传·昭公五年》:道之以训辞,奉之以旧法,考之以先王。

(用古圣先贤的言语引导他,用旧时的法度奉承他,用先王的事例考核他)

本例中的“以”宾短语是排比,所以“以”宾短语作补语。以宾短语均表工具,可译为“用”。